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丁彦皓:“周期性的大起大落”本就是数字货币的宿命

所在版块: 业内新闻 2018-12-16 23:29 [复制链接] 查看: 1440|回复: 1

2018年是中国资本市场最难忘的一年,我个人也经历了中兴通讯的生死劫,但是,侥幸最终有惊无险,将损失降至最低。确实,这么多年在资本市场瞎晃悠,幺蛾子事件见得实在太多,所以,也就见怪不该。我曾经读过十几年的中国史,所以,看待问题总会有历史的系统性与辩证性。经济周期性回调与黑天鹅事件是经济发展的必经之路,人为干涉只能够暂时性的延缓与通过对冲降低冲击力,但是,绝对无法完全磨灭。

十几年前,在我读初中的政治时,以非常浅显的思维去了解马克思的《资本论》时,对经济周期的理解是只有资本主义国家才有经济周期与经济危机。事实是经济周期是任何经济体发展所必须经历的一个出清过程,而经济危机是去陈出新的方式之一,经过危机洗礼的经济能够走的更持久。而中国当前的经济现实就是对原有基于房地产、基础设施建设与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出清,与高端装备制造、新材料与人工智能等新兴行业崛起的关键期。原有以高杠杆与高污染为主导的行业正在逐步退出,很多高杠杆企业在去杠杆的过程中承担了短期的阵痛,甚至被经济回调的大潮所牺牲,当然有人为的因素,但是,更多是市场自动出清的机制所为。

资本市场最大的特征就是“顺势而为”。因此,在资本市场做投资必须彻底、充分的意识到当前的经济热点与未来五年,甚至十年的行业风口,完全拥抱,绝对要彻底放弃已有的思维惯性,杜绝死磕已被历史所淘汰的行业。退市机制缺失让“泥沙俱下”成为当前中国资本市场最大的特征之一,而让被历史所淘汰的恐龙级企业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必须有一个过程。

而在IPO审核制下,新兴产业在短期内被中国资本市场完全接受也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从而导致中国新兴行业的龙头企业只能寻求在外部资本市场上市融资,致使中国资本市场错失新兴行业的高附加值红利。当然导致中国资本市场当前呈颓势的原因还有很多,但是,不可否则在中国资本市场潜藏着众多基于中国市场,且具有潜在国际竞争力的优质上市公司,这类企业的价值被严重的低估。而当前正在被机构资金与外资悄悄低位吸筹,这类企业最终将会在国际上具有一定的话语权,其价值也会被公允体现,所以,当前是布局中国资本市场的最佳时机。在资本市场混了这么多年最大的感悟是逃避黑天鹅事件更多要靠运气,牛市赚钱,熊市积聚实力,等待风口到来。但是,对中国经济未来的可持续性与爆发力绝对有信心。

一、数字货币坐庄的基本逻辑

数字货币的横空出世给全球的资本市场当头一棒,不被主流社会认同,零和博弈、不创造价值,只有一些程序猿所鼓吹的概念,技术革新的进步当前仅在计算机圈内被认同,交易价格大起大落的表象与庞氏骗局、资产泡沫极其相似,在很多方面确实如此。扣除技术概念与革新的视角,在我看来数字货币交易就是零和博弈的财富再分配机制,与赌博的本质相差无几,只是其凭借互联网技术、区块链概念与公开交易等方式使财富分配的方式在技术层面升级,但是,本质层面依然是个零和博弈的财富再分配过程。

其实,如果仔细分析,股票、期货与期权何尝不是如此,虽然从理论上讲股票是价值投资,衍生品是交易风险,尤其还有一系列金融理论做支撑,但是,如果细究,此类金融理论充其量只在理论层面,在现实中依然是财富再分配。从理论上讲,股价的确定本就是个学术概念,其起起伏伏更多受资金的密集型追捧与急速撤离而决定,即使价值投资的布道者也会在优质股的价格高低间找平衡。由此得知,虽然诸如股票、期货与期权等传统金融产品虽然带有辅助实体经济发展的使命,但是,投机推动了流动性,而流动性又决定其价格偏离价值而波动,这就为财富再分配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我这个股票基金经理的眼里,数字货币交易本就是个零和博弈财富再分配的过程。扣除计算机界笃信数字货币与区块链的关系外,对实体经济价值创造的贡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以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阐述剩余价值的观点来计,金融本就不产生价值,最多也是按要素参与分配,然而数字货币几乎连按要素参与分配的资格都不具备。

但是,就是因为数字货币交易是一个基于互联网技术与在财富全球流动的背景下,以交易的方式实施全球的财富再分配的机制。既然是财富再分配,这就意味着数字货币只是一个不可伪造的筹码而已,而这个筹码的交易价格基于不同套路,但是具有同一目的资金在数字货币交易所的集中交易而持续波动。坐庄是交易市场中一个亘古不变的老概念,但是,在大数据与云计算背景下,监管机构永远是悬在庄家头上的一把达摩克里斯剑。坐庄就是庄家通过低吸高抛,操纵媒体,忽悠低认知阶层的高位接盘,将低认知阶层的财富转移至高认知阶层的囊中的过程。

这就衍生出数字货币坐庄的基本逻辑,不管在哪个市场,坐庄的基本逻辑永远恒古不变。即首先是庄家持续砸盘,地板价长期磨盘,最终彻底打垮散户获利的意志,然后通过多个账户低位吸筹,待将筹码控制到一定程度后,通过在庄家所控制的系列账户中持续对倒交易,画出一只具有赚钱效应的曲线后,再通过所控制的媒体一顿猛忽悠,让认知能力相对较低的散户闻风而动,盲目追捧,高位接盘,庄家顺势变现退出,完成一次具备高认知能力的阶层对低认知能力阶层的财富收割。

二、为什么说数字货币是当前人类通过坐庄来实施财富再分配的最佳机制

坐庄对于基金经理而言是个基本概念,但是,鉴于监管机构的强势打压,任何人在资本市场坐庄时都会噤若寒蝉,深怕被刑事追究与承担巨额罚款。事实是随着大数据与云计算的日益发展,在传统资本市场坐庄能够获利的概率越来越低。但也不否认精准坐庄,即在一只股票价格被严重低估时大量买进,然后坐等大行情逆转的时机到来。一旦行情来临,整个市场都会亢奋,媒体整体对资本市场的预期比较乐观,散户也会自负,这时候庄家顺势小幅对倒,画出曲线,乘着大行情抛出。

但是,这种坐庄最大的困境时大行情的来临时机不受控制,而坐庄资金更多具有固定成本,所以,时间对这类坐庄极为不利。如果大行情未到,未有媒体鼓吹的低调盲目拉庄,不易被散户所广泛认同,很难有足够的散户资金高位接盘。如果高调,被监管机构所盯上的概率更高,所以,当前在传统资本市场坐庄能够获利的概率极低。而真正能够在资本市场获利的方式却是客观评估上市公司的真实价值与准确预判大行情来临的时机。在大行情来临的前夜,将优质且价格严重低估的上市公司股票大量买进,坐等行情来临时高位抛出获利,这也就是所谓价值投资的另一个解释。

而在数字货币市场坐庄的逻辑就与受监管的传统资本市场有所不同,在基金经理眼里,在数字货币市场坐庄最大的特征就是监管缺失而决定的简单、粗暴与直接。数字货币7*24小时全球交易的特征决定庄家在数字货币市场可以毫无顾忌与为所欲为的对全球“韭菜”实施“财富收割”,而这类财富分配方式相对于战争、产业链分工等传统财富分配方式更文明、省力与便捷。

所以,数字货币的诞生本就不平凡,很有可能受西方经济发达国家的政府支持,由金融、计算机与媒体界的顶尖高手所共同完成。计算机高手通过区块链技术编写出不可伪造的一串代码,金融高手将其放在交易市场,画出具有赚钱效应的曲线,而媒体顺势鼓吹数字货币的赚钱效应,引全球“韭菜”趋之若鹜。

从有文字记载以来,赌博与色情永远是个朝阳行业,不管政府如何打压,这两个行业持续存在,虽然不利于社会稳定,但是其掌控了人性深处的本能,所以,经久不息。而全球财富再分配是资本唯一的关注点,大资本为了利益有能力颠覆政权,发动国家之间的战争与暗杀达官要员。当然人类当前最文明与最创造价值的财富再分配方式就是市场,通过市场的公允交易,不同领域的资本获取相应比例的财富。

但是,这种财富再分配方式能够存在的前提是暂未有更高收益与更低成本的财富再分配机制产生。资本永远在追随低成本与高收益的行业,这是资本的天性。而数字货币市场对资本而言是个最便捷,效率高,成本低与收益最高的财富收割机制,大资本通过坐庄可以毫无顾忌、为所欲为的对全球财富实施再分配,这是数字货币能够长期存在的唯一原因。

但是,这种财富再分配方式必须尊重坐庄的基本逻辑,即持续砸盘、磨盘让散户完全丧失信心而让出筹码,然后低调的持续吸筹,待筹码掌控到一定程度后,通过同一庄家所控制的系列账户间实施对倒,画出具有赚钱效应的收益曲线,再让其控制下的媒体一顿猛忽悠,到处鼓吹数字货币的赚钱效应,引诱低认知阶层的散户闻风追随,高位接盘,庄家顺势高位变现后逃离,一次全球财富收割完成。

而散户在高位接盘后持续相互踩踏,数字货币的交易价格持续下跌,再次回到地板价,庄家筹备第二次的财富再分配。在数字货币的曾经过程中,完全是按照这一套路在运行。所以,数字货币的坐庄根本不用考虑经济发展的脉络,对于全球1000亿市值的数字货币市场而言,有太多的大资本具备坐庄的能力,而大资本定然不会放过如此完美的全球财富收割机制,所以,数字货币市场自古就是被庄家所操盘。这也是我坚信中本聪不现身的原因之一就是其还会回来再“割一次韭菜”。事实是当前数字货币市场已经过了砸盘与磨盘阶段,进入低位吸筹的阶段,理由如下:

图1  BTC/USDT现货交易价走势图

图2  ETH/USDT现货交易价走势图

图3  EOS/USDT现货交易价走势图

由图1、图2与图3可知,在持续大跌导致市场恐慌的大背景下,现货交易量低位放量意味着庄家低调吸筹与散户恐慌性出货。一旦庄家低位吸足筹码后,必然即刻选择在其所控制的系列账户间实施对倒交易,拉高交易价,画出具有赚钱效应的曲线后,全球主流媒体持续高强度的鼓吹数字货币的赚钱效应,散户则会蜂拥而至,散户高位接盘,庄家出货变现。而这一切庄家会在毫无顾忌的心态下完成,根本无需顾及监管机构的威慑力。

无需给资本逐利套上道德的禁锢,资本只追求利润,而数字货币市场为资本提供了便捷、低成本与高收益的全球财富再分配机遇。所以,“周期性的大起大落”本就是数字货币的宿命,大落是大起的必然途径,没有大落,无法实现大起的财富再分配功能,数字货币也就丧失了存在的必要性。由此得知,当前是数字货币市场最坏的时刻,也是最好的时机。

丁彦皓:首阳智能与珂芯资管董事长,房地产金融学博士、投资学(量化对冲方向)博士后,专注资本市场,负责量化对冲、权益投资、资本运作、股指期货与数字货币等领域的投资,关注国际关系、历史、哲学与宗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lixin

     
发表于 2018-12-19 10:34: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世上,只有两种人心无妄念,一是死人,二是神人。你两者都不是,有此妄念,为何要控制它呢?选择币付通想你所想无监管三方入金。区块链支付通道,全行业对接,跨境支付。通道稳定,资金安全,老板放心
V+a9-8-7-9-9-2-5-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AFE官方公众号
SAFE官方QQ群
SAFE官方QQ2群
SAFE官方QQ3群

安网—全球领先安全隐私的数字货币支付和应用平台

GMT+8, 2019-3-22 21:12 , Processed in 0.058441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17-2018 安网3(SAFE)中文社区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